-->

村里有个寡妇叫小花

2019-01-28 12:00发布

今天小年

后院王大爷家的王小花正等着他呢

他当时离开家乡的时候曾对小花说过,他要出去敲一年的java,然后回来取她

此时她正穿着大花棉袄,大棉裤和大棉鞋,抱着孩子,在村口等他

来了一辆客车,缓缓停下,下来了几个人,客车开走了,透过车轮带起的飞扬的尘土,王小花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,一颗泪水流出她的眼眶,打湿了她的红纱巾……

她失望地抱着孩子回去了,她知道他今天不会回来了,因为这班车是唯一路过村子的一班车,她只有明天再到村口来等他

她回家的路上,听到了很多声音,“这不是王小花么,她在等谁啊?”,“等她丈夫呢,你说她丈夫也是的,俩人都有孩子了,就是不结婚”,“她丈夫怎么还不回家啊”,“听说她丈夫会Java,谁知道那是啥玩意儿啊,反正咱村是用不上”,“唉,那也真够可怜的”……

小花听着这些似有似无的话,眼里噙满了泪水,抱紧了怀里的孩子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

他似乎不知道,自从小花跟她好了以后,背后有多少风言风语

但是即使这样,小花也从不后悔,她坚信,一个会Java的人绝对是一个好人


 

 到了傍晚,村长拿来了一封信,是他来的,信中写道他非常想念小花,也非常想回来,可是没能买到早点儿回来的火车票,所以没办法,只能买腊月二十九的车票,大约应该能在年三十的晚上赶回家,吃饺子。泪花看到这里热泪盈眶,她知道她并没有白白的等待,她马上就要见到他了。

从腊月二十三到年三十,对于王小花来说,像是过了好几年,等待的滋味实在难熬,这几天她和以前一样,去村口等,她始终抱着一份期望,她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他能买到提前回来的车票,可是仍然没有结果。终于到了年三十了,她照例去村口等那唯一一辆路过村子的客车……


小花来到村口的大树下,踮起脚尖看向远方,只见一辆破破烂烂的客车摇摇晃晃的开过来,就像年迈的老人,一点点的往前挪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散架一样。客车终于开到了站点,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背着大包小包从车上下来,突然有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实现之中。之间他背着双肩包,上身格子衫和黑丝棉袄,下身牛仔裤配着运动鞋,头顶的毛发稀少,发际线偏后。

小花抱着孩子,再也止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思念,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。小花锤了一下狗子的胸口,骂道没良心的,你终于回来了。狗子右手接过孩子,左手抱住小花,亲了一下小花的脸颊。小花脸红了,像极了四月的桃花。二狗子说到:“我三年没回来,你怎么怀了孩子了?”小花支支吾吾:“狗子,你走的第一年,村头恶霸二大爷,晚上就来强暴了我,二大爷还说,敢说出去就要了我全家的命,我也不敢声张”。狗子一听,火从胸中来,都没踏入家门,直奔二大爷家。

见到二大爷就扭打起来,他哪是二大爷的对手,天天敲代码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没想到被二大爷一把推到了,撞到了桌角,一命呜呼。二大爷失手杀了人,瞬间慌了神,收拾了家里值钱东西,逃命去了。

  自从王小花成了王寡妇,小花总感觉有个人扒在窗口,还有悉悉嗦嗦的声音,有一天,小花忍不住了,她想看一看这个人是谁,小花拿了把刀,憋在窗口,然后有个黑影慢慢走来,小花躲在墙角,等人走近,一把抓住他,原来是后庄的用南瓜沙家老三,王寡妇二话不说,把沙老三的鸡吧给割了。

  结果割下来之后,发现是个假jb,沙老三原是个有同性癖的女子,王小花惊呆的时候,沙老三趁机抢过假jb,将王小花扑在地上,压在身下半分不得动弹,从此,王小花过上了x福快乐的生活


标签: